铁匠老霜

There ain't no grave can hold my body down.

我永远喜欢大天狗(流下热泪)

前一段时间我在吃一种药,其中有个副作用是会影响睡眠,可能会导致焦虑。
然而那时候我早就睡不好并且焦虑了,随即焦虑原因里又加上一条:我怀疑自己的焦虑受到药物影响。
总之是一个武断的理论:如果你知道什么东西有可能导致焦虑,你立刻会变得更焦虑。
然后有一天早上,忘记具体什么事了,好像是太阳照进来,我忽然觉得自己是有痊愈的希望的,然后大约有五分钟左右感到开心。随即我意识到,在副作用可能存在的情况下,我仍旧毫无由来地心生希望,于是有一瞬间,好像我战胜了生理,战胜了(可能有影响的)药物,战胜了一切,立于世界之巅,沐浴在碳基生命肤浅又渺茫的喜悦里。
然后我又回落到焦虑的沼泽里,因为我知道快乐总会消逝。并且,一方面我觉得几分钟前的自己愚蠢而可笑,一方面又为无法再回到那肤浅的快乐里而痛恨自己。
人类真奇怪啊,想解剖自己。头骨里漂浮的二两大脑怎么能搞出这么多毫无意义的思绪呢。

得之我幸,失之我不努力。

把可有可无的东西全删了。
我的艺术创作不坦诚。我所有的作品都战战兢兢,局促不安,囿于冰冷的框架内,无法改变,无法挣脱。
我的文字要稍微坦诚一点,但正是因为如此,我越来越羞于把它放入公众的视野。
解剖并展览自己的内心还是太难了,就让这些碎片漂浮在我脑海里吧。

看《巴黎圣母院》原著的人基本都比较喜欢卡奇莫多。
看《巴黎圣母院》音乐剧的人都热爱诗人葛林果。
只有我,无论原著还是音乐剧,都忠贞不二地想日副主教……对,就算原著里那个秃胖子我也想日,至于音乐剧演副主教的演员,每次看我都能原地升天。
所以不管怎么入坑我都会精准吃中冷圈……(自暴自弃)

哦我错怪网易了,还真给我屏蔽了一篇…
劳伦斯怎么了嘛,我就是撸个人设啊,这种骚气基佬装逼犯多可爱啊,碍着祖国母亲什么事了吗(。)
还好老子有存档,哼唧。

咦为什么我首页的纯良小天使们的文章被纷纷屏蔽,我却一点事没有?我感觉我可反.动了(。)之前写的那个书信集可是在我内心【】时候的脑洞啊,全篇都在讲一个一身反.骨的知识分子试图动摇封.建专.治势力统治理论根基(顺便谈恋爱)的故事(。)果然永远没办法get当权者的点么(。)

人老了,画个草稿就没劲继续了……躺平。

“命运之轮”这张牌的解析本身就很有意思,正位逆位的意思都差不多,所表达的只有命运无常本身。
大约是真的要迎来改变了吧。

吃到了有生以来最好吃的干炒牛河。
广东菜太神奇了,太神奇了,就算在广东长大我还是要感慨。
我现在灵魂都差不多重生了。